还得归因于社会对于离婚的宽容度越来越高
2020-07-11 07:3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此外,在怀孕、生育和孩子上户口等阶段,非婚子女在相应的手续和流程上都会遇到不少麻烦。

在婚姻存续期间的指标上,婚后2年至7年为婚姻破裂的高发期。就离婚的原因而言,77.51%的夫妻因感情不和向法院申请解除婚姻关系;14.86%的夫妻因家庭暴力向法院申请解除婚姻关系。

而且,随着女性在心理和经济上愈加独立,婚姻也成为了越来越多年轻人主动的选项,而非必需品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和民政部公布的2018年全国登记结婚和离婚数据,2018年全国结婚登记人数为1010.8万对,离婚登记人数为380.1万对。在结婚率连续5年下降的同时,离婚率则连续15年上升。

在全国结婚率连续5年下降的数据公开后,也出现了关于各地结婚成本的讨论。

除了试图减少房价高企带来的压力或规避限购政策,结婚率下降、离婚率上升还有政策、经济和心理等多方面的因素。

至于离婚率不断攀升,还得归因于社会对于离婚的宽容度越来越高,与其将就不如离婚的做法逐渐被认可。

另外,女性在经济上越来越独立,完全可以自己负担得起租房或买房,婚姻不再是减轻经济负担的必然选择。如果说以往结婚的一大目的还是为了生育下一代,如今的政策趋势也逐渐支持不结婚也可以合法养育孩子。同时,养儿防老的观念也在改变,生儿育女和结婚一样亦不再是必然,而是主动的选择。

在限购政策收紧的大城市,房票的魅力之大,或许超出人们的想象——为了房票离婚或不登记结婚,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,并不少见。

这对小夫妻在大城市买房是刚需也是首套。只因此前在异地有过房贷记录而被一并踢出了首套名单。

浙江省婚姻家庭协会常务副会长谢需提出,不想结婚、没有能力结婚,都是结婚率持续走低的因素,但结婚人数下降的主因,则是适龄结婚群体的数量减少。

与此同时,天津、广东、北京等发达地区的结婚率也较低。结婚率最高的则是西藏、青海、安徽、贵州等发达程度较低的地区。其中,贵州2018年结婚率更是高达11.1‰,是上海的2.5倍。

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葛道顺看来,结婚率走低和离婚率上升符合国际趋势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一份报告就显示,几乎所有经合组织国家的结婚率都在过去几十年间有所下降。

然而,离婚不一定是因为双方感情破裂。一对在婚前一起凑了首付的夫妻,在结婚前就已安排好了离婚的计划:为了未来留下购买首套房的资格,夫妻俩特地把房产挂在了丈夫一方的名下,并且在贷款时也全以丈夫一人的名义,目的就是在未来可以进行离婚操作,让名下无房无贷的妻子在离婚后仍可享有“首套首贷”的资格。

这对于拿到了户口、刚工作不久的年轻夫妻来说,不能不说是想要“离婚”的理由。

除了生活成本,因接受正规教育的时间延长而导致的婚龄推迟,也是当前结婚率下降的因素之一。

不过,结婚和离婚率的地域差异并非源自经济这一单一变量,而是综合了社会、家庭结构、民族文化、司法控制和人口结构等多元因素。

赵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,首先,现代女性的择偶标准越来越高,从外表到性格,再到能力素养和生活方式,以及人生观、世界观、价值观等三观,“合意不容易,而一处不满意就可能无法进入结婚殿堂”。

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刘远举则表示,由于年轻人口在减少,结婚率下降是必然的。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和老龄化的发展,结婚适龄人口的比重还在相应减少,预计结婚率还会进一步下降。

前段时间,“北京允许非婚生子女随母报户口”的消息曾引起关注。实际上,北京落实此举措已经两年有余。但按照目前很多省份的人口和生育政策,如果要进入下一个人生阶段,即怀孕生子,仍然需要法定登记结婚。要不然,他们就面临着对非婚生育行为征收社会抚养费的规定。

尤其在发达地区,大批拥有高学历的人才涌入其中。一般而言,不间断地完成硕士研究生学习的年轻人在毕业时就已二十五六岁了,那么30岁左右或30岁以后再结婚,也就不足为奇。

这并不是庆祝愚人节的方式,但的确带有些戏谑的意涵——“二套非普通自住房首付70%”带来的现金压力,以及首套和二套在贷款利率和费率上的不同,让一套总价数百万元的房子,差别以数十万元计。

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不少未婚青年的心声——如果不是为了生孩子,结婚的动力还可能更少。

其次,原先盲目催婚的父母群体逐渐回归理性。“父母看多了不幸福婚姻的种种,越来越了解不合适的婚姻带给人的摧残远大于不结婚,所以越来越多的父母开始理解并支持孩子的不凑合、不将就。”

其中,离结比(一定时期内离婚对数与结婚对数之比)高达38%。这意味着:在100对夫妻登记结婚时,就有38对夫妻登记离婚。

根据2018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大数据管理和服务平台发布的大数据专题报告,全国法院2016年1月1日~2017年12月31日期间民事一审审结的离婚纠纷案件中,超过七成(73.40%)的离婚案件由女方主动提起。

南开大学人口学教授李建民认为,结婚率下降与结婚成本的增加有着密切联系。尤其在大城市房价高企,让结婚既成了社会问题,也成了经济问题。买房育儿等生活成本的上升更是让年轻人不敢轻易结婚。

赵健曾接手过一例离婚案件,小夫妻之间仍然有感情,但是谁也忍受不了两人在生活中的习惯而选择离婚——“女生忍受不了男生太节俭,男生则过不了自己怀疑女生会不忠的坎儿”,最终选择结束婚姻状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