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太陈廉方穿着圆头皮鞋
2020-06-20 11:4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冯端院士与夫人陈廉方是中央大学的校友,毕业后冯端留校任教,陈廉方则在南京三女中任教。1952年因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,陈廉方被高中同学、物理学家王业宁带着,多次参加南京大学物理系和金陵大学物理系的联谊活动,因此结识了冯端。

在冯端院士与夫人陈廉方的爱情故事里,翠鸟、红叶、樱花成了重要信物。两人互生爱慕时,曾在枫叶正红时游览栖霞山,在湖边见到一只翠鸟,冯端便将这只翠鸟视为爱情的“吉祥物”。

冯端院士与夫人陈廉方经历了不少磨难,困难时期,夫人陈廉方为了保证家人的营养,每天都不惜起早去很远的地方买菜。家里难得吃一次鸡,陈廉方总是先让老人、先生和女儿们吃,自己最后只是舔舔鸡架子。

每到结婚纪念日这天,陈廉方都会买来糖果给女儿们吃,女儿们会天真地问:“七一建党节,八一建军节,四一是什么节呀?”

结婚纪念日选择在书店庆祝,两位老人也想延续浪漫,“在书籍的包围中进行,这是多美好的事情。”

这是一对颇为讲究的老人,为了迎接昨天的活动,他们都“盛装出席”。92岁的冯先生依然保持着年轻时的温文尔雅,穿着蓝色衬衫,工工整整系着一条深红色领带。太太陈廉方穿着圆头皮鞋,还擦了口红。

陈廉方表示,冯端深厚的文学功底源自家庭氛围的影响。读大学时,冯端甚至会为了找一家书店而把一条长街走一遍。

为了迎接钻石婚庆典,两位老人又合作了一首《钻石颂》,由陈廉方朗诵,“平仓巷内偶邂逅,白雪冰晶后湖游,秋赏红叶漫栖霞,翠鸟惊艳荷枝头……六十春秋恩爱笃,双双执手难关渡,而今白发同偕老,朝朝暮暮永相濡。”

2008年夏天,二老在天目山避暑时,合译了《蝶影翩翩》一书。这本配诗画册是1954年二人结婚之前从南京外文书店购得的,数十载一直陪伴在二老身边。

为了庆典,主办方还准备了红酒,两位老人现场喝起了交杯酒。“60年前结婚时没喝,今天倒补上了。”60年恩爱,却是第一次在媒体镜头前喝交杯酒,陈廉方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遥望南天白下门,悠悠往事了无痕。楼霞红叶窥翠禽,玄武白雪凝山盟。春情婉鸾存心底,秋色旖旎勾梦痕。弹指一挥惊世殊,犹怜娉婷伴终身”,这是冯端赠与夫人的一首诗,字字句句都诉说着情意。

在陈廉方的记忆中,第一次参加联谊时,男士都穿着中山装、列宁装,只有冯端穿着一件深色的长袍。此后多次见面,两人越来越熟悉,冯端赠与陈廉方的两本诗集《青铜骑士》和《夜歌和白天的歌》,更是将两人的心紧紧连在了一起。

从来到活动现场的那一刻起,两位老人始终紧紧牵着手。60年的爱情如何保鲜?陈廉方表示,“红脸是难免的,我一般会不理他。道歉,得看是谁的错。”

“他在外地出差时给我写诗,如果觉得第一天写得不好,第二天早晨会重写一遍。”陈廉方把自己珍藏的红色小皮箱带到了活动现场,小皮箱里仔细保存着60年来冯端写给她的“两地书”以及情诗。

“最长的信多达7页,这是在前苏联的时候写给我的。”老人在记者的闪光灯下一份份翻看着爱的记忆,翻到3个特别厚的牛皮纸信封时,她突然打住,“这3个信封里是绝密,不给你们看。”

两位老人的结婚纪念日是4月1日,正值樱花烂漫的时节,因而每年这天,他们都会一起去赏樱花。若是冯端院士出差而不在南京,他也会算好日子给陈廉方写信,确保夫人在4月1日收到。

“老师上课很简练,话不多,但讲课不枯燥。”南京大学物理系金属物理方向毕业生李齐是冯端的“开门弟子”,毕业后留校任教,如今也成了南大的教授。

陈廉方始终称呼冯端为“冯先生”,在她看来,丈夫有着物理学者独有的严谨和优雅。

昨天的活动现场,陈廉方对于丈夫的关心依然无微不至。冯端发完言后及时递上一杯水,吃完蛋糕后用纸巾擦嘴,每一个细节都满是爱意。

昨天的钻石婚典礼现场,92岁高龄的冯端院士牵着夫人陈廉方的手,出现在大家面前。